澳客网彩票

系統發現您是從搜索關鍵字來到 中國皮革人才網!為了您更方便的訪問 e9e5.com,您可以 加入收藏夾 或保存為 桌面快捷方式。

一天600元招不到人:廣州制衣廠崗位工人空缺70000人

來源:廣州服裝行業信息網   2020-04-01 | 免費發送到微信免費發送到微信
字號:|
隨著制衣工廠的復工復產,康樂村的“臨時人才市場”也開始熱鬧起來了,受到疫情的影響,大量制衣工人沒有返回廣州,造成了7萬左右崗位空缺,日薪500也無人問津。

去年同期,央視對制衣工人招工難就有相關報道:2019年年初,月薪7000元,包吃包住!紡織服裝行業卻招不到人,今年相比去年,月薪1.5萬左右,已是去年同期兩倍,工人卻更難招了。

圖片來源:《中國財經報道》欄目視頻截圖

月薪7000包吃包住,卻招不到人

作為全國制衣行業和服裝加工最集中的城市,廣州城中村的制衣廠也開始了節后招工,到底今年招工情況如何?
在廣州市海珠區大塘村的招工橋附近,有大約兩百米范圍內的一個小型招工市場,主要招的都是制衣工人,很多招工人員騎著自行車,手拿招工牌等待工人前來詢價。
記者在現場發現,詢價的工人雖多,但有意的卻很少。
招工人員表示,招工難,一個多小時一個人都沒招到。
招工人員告訴記者,近年來,制衣工越來越難招,為此他們只能提高薪水待遇,有些甚至包吃包住,即便如此也吸引不了應聘者。
招工人員說,裁工差不多7000元左右,我去年招的是6500元。
應聘者則表示,工作熬夜時間太長,壓力太大,如果想賺錢,每天基本上是工作15個小時。
對此,專家則表示,隨著二三線城市的發展,傳統制造業工人開始分流,珠三角地區對普工的吸引力逐漸減弱,這將倒逼一線城市向高新行業和高端制造業轉型。
廣東省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彭澎說,第一,要么你就搞智能化、自動化,用機器替代工人;第二,就是通過企業效益的提升,能夠負擔起一線工人的相關待遇。
每年過完年,都會有報道,說什么企業招工難。
尤其是沿海制造業基地,最近這十來年,沒一年不吵不鬧的:老子招不到人!
想想2008年前,那時候的70后們要想進個像樣子的工廠,還得托熟人,請客送禮之類的,跟孫子似的。現在呢?反過來了,沒有年輕人再想進工廠當工人了,老板們也牛不起來了,舔著臉好話說盡,連哄帶騙的,招人也難。
以前沿海城市的市區居民90%的人都是工人子弟,但是這些人已經徹底不做工人了,郊區的年輕人也鄙視做工人,就算再沒有門路,那也得在工廠找個清閑的管理職位,三心二意的混日子。
一大批中小制造業如今世道不好,之所以還能勉強維持,是因為有一批60后、70后的農民工在支撐,他們上有老下有小,不敢歇,也不敢鬧,他們拼命干活的動力是子女絕不再進廠當工人,能夠改變家族命運。
如果再過十年,等這幫人退休,或者干不動了,制造業的車間里就真找不到工人了。
現在的80后、90后,進廠打工主要是找對象談戀愛,順便長點見識,對于學習專業、鉆研技術,根本不感興趣。

這批人已經毫無機會,失去理想,帶有絕望,未富先廢。


農民工去了哪里?

現在的城市子弟們靠著父輩的積累,基本上都完成了轉型,根本不可能去工廠上班,那是他們看不上的地方。
干什么不好呢?干什么都比當工人舒服還掙錢多,這是他們一致的看法。計劃經濟年代當工人的榮光,一去不復返了。
所以工廠里都是農民工,而農民工越來越少,工資水平也越來越高,其它成本也是年年看漲,最后產品就毫無價格競爭力了。
更可怕的是社會上的觀念,完全變了,對于工人,沒有正眼相看的。要是哪個男孩子說自己在廠里上班,就是農民工的女兒也會鄙視他。這種輿論環境下,這些制造業還怎么玩,真的玩不下去了。
那么農民工哪兒去了?
主要成了“農二代大學生”。他們畢業后在大城市的各個角落晃蕩,懷揣希望,但是毫無希望。
希望在歌聲里,在詩里以及所謂的遠方,聽著聽著也麻木了,也佛系了。
他們的職業最多的是房屋中介、各類銷售員之類的,年紀超過30歲就難辦了。這也是中國經濟的困難之處。
我曾經在珠三角一家傳統制造業工廠考察,車間內的操作工,年輕人很少,最小也是30歲。倒是在管理區,財務、人事、銷售等,都是年輕人,因為這些工作相對而言,還算體面點。
因為農二代也是大學畢業,他們的父母絕對不會讓子女去車間上班了,他們自己也會覺得,那個地方真沒前途。

十年后,工廠要是關停,如果不出現意外,這些30多歲的農二代大學生大吵大鬧一番后,會大批失業。


用工荒的真相

所謂的用工荒是企業和年輕人的雙輸。目前的勞動力市場是供需不匹配,大量的年輕人沒有技能,但因為生活成本高,也得要高工資;成本高昂的企業無力支付,雙方僵持。
年輕人,騎驢找馬,隨時跳槽;企業面對大量的生手,前期培訓費用打水漂。其實大學生也活得差,企業也活得差,雙輸。
企業只想要熟練農民工,不要大學生,嫌他們嬌氣還事多,有腦子的人不好管不是?
現在一個企業只是招聘10人,卻寫招聘100人,原因是想多挑挑,但實際上工資開得低;而農民工被某些唱高調的新聞誤導,對工資抱有太高期望。
于是一方面企業找不到人,一方面農民工找不到活。企業和工人僵持,卻被人報道和解讀為用工荒。
所以,用工荒的真相是缺少:熟練工和苦工種。
一是中國毀掉了“技校”,德國75%的中學生是去了技校,中國90%的中學生是去了大學(主要是文科)。
以前技校畢業去工廠,現在進高校為了賺錢,活生生把人關了三四年,培養了一批酸秀才。剩下的歪瓜裂棗,越來越不會干活,還眼高手低,一般工作不想干,真要技術的工作干不了,企業根本不敢要。
做壞一批產品,損失遠遠大于節約的工資,熟練工培養周期太慢,所以出現搶工人。
說白了,工人很多,但是有點兒技術的不多,企業沒法用。
我曾觀察了一個企業,普通制造業,企業員工除了老板一家全部是大學生,其他都是中學畢業,日常電腦管理做得也很好。
該企業前幾年也招聘了幾個大學生做行政管理、人事管理,但是他們上班就是拿著“考公務員”或者“英語六級”書復習,和農民工無法交流,工作馬馬虎虎,抱怨一大堆,確實沒辦法使用。二是苦工種,如搬運,年輕人不想干,中老年干不動。我認識一個搞裝修的小包工,在某一線城市苦干十五年,為兒子買了房買了車。

兒子現在某小公司混,月薪不到4000元。裝修工月入8000元很正常,但吃住太艱苦了,兒子果斷拒絕。


90后們的好日子

90后的農村員工,絕大多數是喝可樂、吃麥當勞長大的,剛剛出來工作的時候,就遇到新《勞動合同法》的強力保護,根本不關心企業的難處。
90后員工只會和老板兒子比生活待遇,然后產生怨恨心態。
這個狀態,很難維持多久的。我們國家的經濟,必將迎來一次考驗。
很多企業招聘給出了4000~7000元的工資,其實是“計件,不交社保”,新手根本拿不到這些。
今后機器會慢慢取代一部分人力。有個朋友,買了一臺機器10萬元左右,取代了兩個熟練工,效率大增,原來要一天,現在半個小時。機器不需要繳納社保,也不需要“辭退賠償”。當然,大部分工種還是要人力完成。但這里少用一個人,那里就會多出一個勞動力,總體還是有用的。
勞動關系不穩定,員工大流動,熟悉本企業特定崗位的工人越來越少,所以做高科技、高質量、高效率企業就是個笑話。
但企業負擔太重,產能過剩,也無力提供高福利,惡性循環。結果是絕大多數制造業在低水平競爭,你花三年的高成本培養工人,會一夜之間全部辭職。對制造業而言,財政、老板、工人,這三方是不會同時達到滿意的。中國制造業利潤薄,就業人數多,還在初級階段,在沒有進入高科技打遍天下的水平前,“財政,老板,員工”,不可能同時樂呵呵。
現在情況是:財政滿意,員工滿意,小老板不容樂觀了。中間掉鏈子的后果就是,就業壓力跳過企業,直接到了各地方。
要為中小企業減負,優化民企經營環境,怎么搞?其實大家心知肚明,那樣才是90后們好日子的開始。
最后,認知要升級,思考要深度,那就從讀書開始吧!
免責聲明:本網原創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不承擔稿件侵權行為連帶責任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及時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做出處理。

恭喜您評分成功,感謝您的參與!

您已經評過分了,感謝您的參與!

澳客网彩票官网-百科词条 澳客网彩票注册-搜霸天下 澳客网彩票app-即可搜索 澳客网彩票投注-新浪爱彩 澳客网彩票平台-一定牛 澳客网彩票邀请码-360云盘 澳客网彩票开户-百度耨米 广东快3-欢迎您 广东快3官网-爱问知识人 广东快3注册-互动百科